患者介紹

七生

Author:七生
在住人口

tae-sd-a.gif
御夜 13kohka-a.gif
月長 Tsakaki-a.gif
天宮千砂 u.jpg
七世紫陽 sora-a.gif
月川濡羽 no_16-a.gif
十七弦燈華 lucas.jpg
十七弦甘竹 tommy.jpg

Flickr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Shichiki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病例分类
最新病況
監護報告
其他科室
病患總數

It's been too long

03 27, 2010 | 門診部[水]

0 Comments
好久没有过这么清爽的早晨和上午了。

12点抓着小S去乐园吃了饭,虽然貌似现在不该吃这么刺激的东西哈……囧
不过别的东西又实在是会有种……‘淡出鸟’……的感觉,囧

下午回来折腾几只落灰多年(……)的娃=x=

给月长换了眼珠
SILVER那对美是美,但总嫌太过凌厉。不如火星那对谜之手工眼来的含情脉脉(……
先后给Miya和月长试戴了上村的官毛,效果截然不同,但评价都是很囧……

想了很久
然后在无限loop着Inner Universe的状态下决定还是恢复灯华和甘竹的官配关系...
虽然那也是现代篇第二世以后的事情了……不过至少也是个决定。
至于Miya和Rai要不要如我所愿的从同人(……)转正,这个那个- -等Rai画好了妆再说吧~~

越发想要美白的京天使或者夕雾精灵身了/_\
我其实真的不能容忍小呆呆腰这么粗啊!!TAT!!!

顺着这个bo的脚印去一个个翻,结果意外的发现了好几个让我无比……的bo,囧
咦不是很讨厌我么不是觉得我很贱看到我之后不冷嘲热讽就会死么,那干嘛还要看我的bo啊……
不,重点是,为什么这么新的bo你都知道啊?!我好多朋友都不知道呢?!
果然是……‘最爱的我的敌人’么……OTZ别这样啊……

嘛不过槽点其实不是这个啦(那你说它干嘛啊喂

于是我也手贱的翻了,那些bo (严肃 << 滚
看到曾经在我面前分别表现得对对方深恶痛绝决心交恶一辈子的人又开始携手干同样的事萌同样的东西以朋友互称其实是件很微妙的事情……到没有什么厌恶感,只是觉得,啊人真是有意思的生物。
看了一些东西,和一些人闲聊了几句。
其实回想起来也许当时就是那样……不,该说是,从一开始直到现在都还是那样
与到底哪一方更优秀毫无关系,只是单纯的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领域里,对方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情而已
这个‘做不到的事情’也并没有多难,只是简单的,Be there.
人生就是充满像这样的阴差阳错(啥)才显得有意思吧~\(≧▽≦)/~(喂

把某个特定对象的bo看了一下,不可否认的是这么多年了该人还是如此的嘴下不留情啊真可怕……(喂)
虽然对对方的某些所作所为依然无法赞同,但是也不会像当时那样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了……嘛,立场改变了呢
嘴巴毒也好,有点自我中心和骄傲也好,其实都没什么关系嘛
认认真真的活着,努力做自己做得到和想做的事情,不给别人添麻烦,不以践踏和伤害别人为乐
我觉得像这样的人都是值得尊敬和赞赏的

下午在洛阳看人插旗
一个万花打遍在场所有天策少林七秀万花(没有纯阳)几乎百战百胜
我一边看得·口·了一边完全放弃了所谓万花=移动威望的想法……
虽然确实这是一个高端万花,从装备到经脉以及手法还有对战况的判断等等都是绝大部分万花望尘莫及的
但是这是一个可能性
昨天在论坛OL看那只伪花脑残的时候RUMI姑娘写到,万花并不弱,只是操作比别的门派要难以上手
只能说,+MAX

RUMI姑娘你真是镜子里的另一个我啊!>w< (喂)

訣別。

03 24, 2010 | 太平間[里]

1 Comments
诀别。

入門之時未能以敬以拜師禮
如今還望師父受不肖徒兒一跪

孽徒宓羲,

就此別過。

惟願他日,能再逢于江湖。

——————————————————————

凡犯萬花者,必誅之。

百口莫辩。

03 23, 2010 | 門診部[水]

0 Comments
一个人,如果活到我这个岁数还没有被人诬陷过,那实在是可以去买彩票了。
不中特等,也能中个一等。

这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各种千奇百怪的原因和道理,听得人头疼。

我确实还是变了。比起以前来说,更容易把人往坏的地方想。
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是因为深刻的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才会把对方也想得不对。

那种认为全天下只有自己最无辜的自己,就算现在看起来,也还是觉得,最恶心了。

不想玩了。
游戏也好,人也好。都不想再产生任何联系了。

我所得的也已经足够多了。
云楼,两仪,神农,叶君,秦双,颜轻,子瑶....宓羲。
对我来讲,这样就足够了。
其他的一切都不过是得到这一切的手段和道具,到了时候,抛弃就好。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在我的掌握里的。
有时候还是应该提醒自己一下比较好呢。

很多事情自己想得明白就好了。
其实没必要说出来。不说的话至少还有表象的平和,一旦说了……
嘛,猛兽总归还是猛兽。(笑)

人情总有冷暖,事态总有炎凉。
好在这一遭下来我也并非毫无所得。
而得到的都是些外人连想都无法肖想的宝物
也算是一种极大的安慰了

这几天胃一直疼,头也是。脖子里的某个东西似乎坏掉了,也是微妙的一直疼。
吃了好多药,这几天才有点收敛。

一直被烦心的事情困扰着,祖母的病,弥生的车祸。
虽然并不会真的失去谁或者什么,但是不说的事情果然不代表不存在呐。
我啊,还是专心点过自己的日子比较好吧。

临近期末,论文来袭。
一边读着加拿大人权法案和共产党宣言一边研究公正与公平那相互对立又统一的逻辑关系
其实倒也确实是不要分心比较好。

一天没吃饭,胃在抽搐。可是没有胃口,就这么睡了吧。-w-

传说中的AFK

03 15, 2010 | 門診部[水]

0 Comments
自己一个人的话,还是没办法像有人帮忙时把握的那样好。一下子就失控,怎么也拉不回来。
公主病的自己很讨厌。
犯贱的自己也很讨厌。
最讨厌的是想得很明白了,却依然没办法道歉。
一直觉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很单纯平常,一直想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都有人不能做得到。
那天在月弄痕背后坐着发呆的时候小臻说,因为怨恨。
隔了2-3天,才终于明白这种怨恨到底是怎样的。

我不怨恨,并不代表别人不会怨恨。
这一刻的我心中没有怨恨,并不代表过后也依然不去怨恨。

圣母最令人恶心的一点并不在于无限制的原谅和包容
而是在于用她自身的道德准则去约束所有其他的人

我,就一直在做这种事。

我从来没认为自己是圣人,我也讨厌圣人。但我确实忽略了有些人就是会把游戏里的东西看得认真。
对也好,错也好。那是对方作为人的‘感受’的权利。我无权干涉。

发生在我身上,什么都好。但是发生在我重要的朋友身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用理性和规约去解决。
我就是这种人。一边做着无比自我中心的事情,一边批判那些自我中心的其他人。

我错了,累了,玩不起了。
我以为我牺牲了这么多,如此微小的祈求至少可以被答应以作为回报
却原来其实并非如此
我牺牲得再多,也并不是因为别人要求我去牺牲,而是我自己决定要牺牲的
说到底,不过是犯贱而已。

我好像一直是在做这种呐
从小的时候到现在,一直是自顾自的对别人好,擅自就牺牲自己所有的东西,然后期待得到回报
多贱呢。

(望天)

已经没有什么其他好说的了。

一入江湖深似海

03 14, 2010 | 門診部[水]

0 Comments
我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