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介紹

七生

Author:七生
在住人口

tae-sd-a.gif
御夜 13kohka-a.gif
月長 Tsakaki-a.gif
天宮千砂 u.jpg
七世紫陽 sora-a.gif
月川濡羽 no_16-a.gif
十七弦燈華 lucas.jpg
十七弦甘竹 tommy.jpg

Flickr
www.flickr.com
這是一個 Flickr 徽章,顯示來自 Shichiki 的公開相片和視訊。在此處製作你自己的徽章。
病例分类
最新病況
監護報告
其他科室
病患總數

纵横天下。

05 30, 2010 | 門診部[水]

0 Comments
晚餐的时候和小S用OO来吐槽,很自然的就想到同期的CG。
突然就很奇怪这个一度充满我生活的东西怎么消失的如此一干二净,
想了足足2分钟才想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我刻盘尘封。
临睡前把能想得起来的、那时有过纠葛的人的名字和事件全都在心中默数了一遍,
九成已经彻底遗忘,剩下的也不再有任何当初的心情。
我能想得起来自己一脑热就买了机票跑回国,也能想起来在天津灰蒙蒙的天空下,阴暗的学校礼堂里,舞台上光影交错,自己的心却平静如水;我也还记得是怎样在那个阴冷无光的小房间里昼伏夜出,在QQ上亲昵的叫着谁相方,而今故人何在,我却半点想要知道的心思都没有。

翻了CD出来,抓了Madder Sky来听。
只觉得是首不错的曲子,全没了当初只一听便潸然泪下的情感。

所谓,忘记一段感情的方法是迅速投入一段新的感情,果然是真理。
只是不知道剑3算是来的早,还是晚。

我果然还是很喜欢犯贱的。

黑漆漆的房间里百无聊赖的转着ipod的转轮,鬼使神差的就在Friends按了下去。
如果世界上真的还有什么记载着‘过去’的歌是我不敢听的,
Friends当之无愧名列榜首。

不会难过,不会哭,也不会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就被勾起当年的回忆。
但是那种胸闷的感觉却依然真实。

有时想起即将回国就觉得可怕。
想起即将再次面对彼此共存的那个北京就觉得背脊发冷。
为什么一心执着于上海和复旦也是因为这个,但却又无论如何不能放下渐渐老去的父母。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希望北京能成为我记忆中最美丽的故乡,
而同时在现实里再也不要踏上它的土地一步。

尽管待到8月我年满22岁之时,距离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

粗略的回想了一下从那时起到现在曾在我身边以短暂而深刻的意义存在过,却最终迅速消失在交叉线彼端的人们
与她们相关的事情我都能想起很多,相关的音乐,作品,甚至留下来的记录都可以心平气和的回顾
但却并不畏惧,不会悲伤,更不会再委屈

想来,自那之后自己的所作所为日渐卑劣,一次一次更加不择手段,更加阴险和不负责任
归根结底,应该是再也不曾那样付出过感情吧。

我也想不出是什么样的感情能让我在被那样莫名其妙的利用了就扔掉以后还整整八年难以忘怀
更重要的是,时至今日我也仍将那些人当做内心深处最重要的好友看待
至少我自己是这样相信着的
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解释的话,说不定是狮子座天生的面子问题吧╮(╯▽╰)╭

已经隐约的发现了
除了‘第一’之外,我不会再去付出任何‘真正’的感情。
友谊也好,爱情也罢。都是一样的。

标题是大唐豪侠的BGM。
我对这个游戏的大概印象,就是1音乐很好听,2有个百花谷。
据说当年的万花是叫百花的,只因被大唐豪侠先了一步,便更名做了万花。
反而因此生出了不同于百花的大气和超然来,少了女子式的柔媚感,多了些泼墨临瀑的豪情。

11点上床,1点时竟因噩梦而惊醒,实在是糟糕得不行。

也不知道究竟想说什么了。
上周起就一直想着要写点什么,断断续续的写了一周,却是和今日完全不同的琐碎闲言。

宓羲是个比较命苦的孩子,我现在真的发现了。

毛毛球,飞羽,凌烟轩

在浩气的这段时间,他贯彻着自己对‘人’和‘规则’的天真认识,过得平静而无知
昆仑冰原上为了保护朋友而第一次出手伤人,南屏赤马山墨色中染了血红,方才懂得桃花源外的还有另一片天地

踏云逐月任逍遥

被唤作叛徒的日子并不好过,在任何地方都无所遁形的感受让人心力交瘁
手中的笔早已化作了金针,即使面对的是昔日战友,也仍坚持要保护自己心中的‘规则’,报还那个人给予的恩情
也是直到这时才想起,人,是天生就有两张脸的生物。
那些不想知道却又必须知道的,属于朋友的阴暗面,让人着实不堪重负

星缘,无我居

一朝之敌,一夕之友。万花谷中避世的日子并不安宁。谷外硝烟越盛,浩气联盟崩毁
他在顽童书院里品着茶,谈着笑,看着风云变色,看着正人君子如何自相残杀,看着关外草莽如何血凝群心
‘人’,从不是自己所想所思的那般简单,却又比世间的什么都易懂

天机阁

他走了很远的路。从浩气盟,一路走到了恶人谷,带着心伤,带着倦怠和绝望。
而最可笑的是,最终收留了他,给了他安身之所,为了他不惜性命的,却是最初最初的仇敌。
龙门荒漠的一次遭遇,三个曾被他在心里暗暗嘲讽过的名字,一个曾经亲昵唤他的朋友,完全逆转的立场
再没什么比这样讽刺的结局更加适合了吧……

那风水秀丽的落雁峰已回不去,百草药芦中煎药医鹿的身影离开了多年
他还记得栖霞幻境里有人认真的叫他小心毒虫,跳上正气厅吹风的时候有人笑着骂他不敬
此后常伴身边的却是寸草不生的荒芜,滴水也无的河川
每每坐在书院里听着孩童们读书,他却觉得,天荒地老了也好

(望天

我决定让秦双和神农有一样的下场-x-……(喂

以上。

« 性别逆转 停你妹的机!! »

0 Comments

只对管理员显示